中文   English

李德仁院士:我眼中的刘先林院士

发布日期:Generate:2007-12-26 12:56:51 阅读次数:Reader:[1722]

?
?
——在刘先林院士先进事迹报告会上的讲话
李德仁  院士
编者按:12月1日上午,应母校邀请,由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宣传部联合宣传的共产党员先进典型、自主创新的时代先锋,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国工程院刘先林院士在我校人文馆报告厅作了题为“我的自主创新之路”的报告。报告会由校党委副书记骆郁廷主持。李德仁院士亦应邀出席报告会,并作了题为“我眼中的刘先林院士”的讲话。现将李院士的讲话录音整理刊登如下,让我们从另一个视角,走进刘先林院士和李德仁院士那个激情的年代……

骆郁廷(校党委副书记):

今天有幸请来了刘院士的同窗好友李德仁院士。一个班上同时出了两个院士,一时传为佳话,这是武汉大学的骄傲。大学时两个院士同窗苦读,现在又在同攀科学高峰。我们有请李德仁院士讲讲他眼中的刘先林院士。

李德仁院士: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很高兴今天在这里作交流。听了刘先林的报告后,相信大家对刘院士已经比较了解了。学校让我借这个机会,讲几句话。我和他已经很熟悉。1957年,我们俩一起考进了武汉测绘学院,当时系名叫航测制图系,后来分家叫航空测量系和制图系。我们两人都在一个小班,5721班(掌声)。我还当了他的班长(掌声)。刘先林的事迹大家从报纸上可能已经看到了很多。我从几个方面来谈谈我对他的一些认识和我们应当从他身上学习的东西。

刘先林当学生的时候,有很多特点——看能不能概括好,要概括得不好,老刘你提意见啊(转头对刘院士说)。

第一个特点是,刘院士有一股为了我们国家的富强而自主创新学习的精神。我们上大学时,一般的人都这么做:老师上课就记笔记,以后就做习题,就复习,然后考试。当时刘先林同学基本上不写笔记。他把知识都放到脑子里去了。我是喜欢做笔记的。而他呢,只做注记补充,其余的全在脑子里装着,他很聪明。但是在每次关键的考试中,他都名列前茅。他充分运用了自主创新的学习方式,把要点掌握住。所以,他能不停的钻研,先是学摄影测量,从模拟法到解析法,再到后来的数字摄影测量。除了摄影测量外,他还学电子电路、计算机,不断摸索。他通过自主学习,掌握了数学、物理、化学、摄影测量、计算机、输入输出设备,到现在的CCD、数据存储器、模拟数据转换等很多很多的知识。他把学习面拓展得非常广阔,却不是死读书。我认为,第一个要向刘院士学习的是要学活,要学好,要学深,要学懂,不满足于考试一百分。

第二个特点是,刘先林参加工作以后,能够针对社会的需要来发挥自己的专长,去解决生产中的实际问题,不崇洋媚外,不迷信书本,不迷信洋人。大家听了他的报告,一定会赞同我的这个观点。他做了一系列的仪器,都能到国家拿到大奖,这说明他能够很好地把理论和实际结合在一起,使科学技术很好地转化成生产力。不论在什么时候,他都能深入到生产第一线,跟作业员同吃同住同劳动。有问题解决问题,绝不马虎。所以,他的仪器卖出去以后,就能承诺:如果有问题,我随叫随到。这样一种对人民高度负责、对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这样一种脚踏实地、认认真真解决生产实际问题的态度,铸就了刘先林院士的成就。这是我讲的向他学习的第二点。

第三个特点是,花小钱办大事。测绘是个小行业,三百六十行里很小的一行。所以,申请国家科研项目拿不到多少钱,很小的一笔钱。但是刘先林有这样一个精神,叫做拿小钱做大事。他的系统,当然包括张祖勋等好多人的系统,集合在一起,能够占领航测遥感领域中国市场的90%以上。这样一种用国家的小钱做大事的精神,是我们值得学习的。我们在困难的时候要学习,现在国家富起来后我们还得学习。很多科研项目国家支持的力度都很大,几百万上千万,几千万、上亿的都有。但是他的钱都花得很巧妙,花得很省。现在,我们武汉大学条件也好了,我们实验室也有很好的条件,国家“985工程”、“211工程”对学校都有很大投入,希望我们每个老师、每个同学,在实验室工作的时候,要记得这个精神。尽量少花钱,花小钱,尽量做大事情,做大成果。这是我认为要学习的第三点。

第四个特点是,要全面发展。刘先林的综合素质是非常强的。在家里,我夫人经常跟我说:刘先林大脑发达小脑也发达,这叫全能型的。像我这样的人,大脑还可以,小脑可能就不怎么行。他会开汽车,会开拖拉机(全场笑)。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到干校,我去当建筑小工,帮师傅往上面扔砖头扔瓦片,然后盖房子,挖水道。而他却能去开拖拉机,进了机械化部队。那时候在河南,我们都晒得很黑。不知道大家听过没有,大学时候刘先林是我们文化部的部长,是管弦乐队的队长。我建议他今天吹一段黑管。他的黑管吹得非常好,可以登台演出。六十年代初期,广东会议以后,中央开了会,陈毅作了讲话,说大学生要当多面手,要学会跳交际舞,要学会多才多艺。所以我们大学里就把跳舞作为任务,每个学生要扫舞盲(全场笑)。女生跳舞比较有天赋,就领了任务,要把男生包教包会。在哪儿学呢?在大楼的楼顶上学,楼顶上人家看不见。学校每个周末在礼堂里有舞会,我们的刘先林同学不怎么跳舞。不知是不擅长还是没有时间,反正他是搞乐队的。我记得他的拿手好戏是一个黑管,一个钹,一个大鼓绑在腿上,这边吹黑管,那边就咚嚓嚓,他一个人可以对付一个晚会。所以说,刘先林是我们身边活生生的一个素质全面的典范。他的生活非常丰富多彩,他下决心学小提琴,大概只花了三个月,不超过半年就能上台演出了。我当时拉二胡,到现在都不敢登台(全场笑),所以小脑不发达,不灵活。这说明,我们向刘先林学习是可以学成的,他不是神仙,是在我们周边自己有决心、有志向、肯刻苦学习的例子。在文化大革命没有事干的时候,分配不到工作的时候,他去进修电子工程、计算机原理、硬件。因为我们这些人都是跟王之卓当学生的,都喜欢搞数学和软件。这是长处。但是,他的硬件也搞得很好。通过各种方法来锻炼,使自己成为一个全能型、多面手的人才。

这里,我还要讲一讲,不光是刘先林,学航测的还有张祖勋院士和我,我们三个人都是王之卓先生的学生。我认为,今天我们来学习刘先林的时候,我们还得感谢王之卓老先生的培养(掌声)。王老先生多次讲过一句话,这句话勉励着我们一代人,也希望能勉励在座的每一个人,王之卓教授说:我们中国人不要总跟在外国人后面走,不要外国人做什么,我们也跟着做什么。我们应当有这个勇气去做一点东西,让外国人跟着我们走(掌声)!我认为,不管是我们几个当了院士的还是其它同仁,都应当记住王老先生的这样一段教诲。

王老先生还有一段教诲,是在二十年以前。当时《测绘学报》创刊三十周年,请王老先生写一篇文章,他讲的是多学科交叉的问题。中间有一段话,这样说:现代的学科发展,每个学科除了自身以外,也向它的边缘走去,在其边缘处交叉碰撞,产生新的增长点,我们要勇敢地进入这个边缘学科。在王先生这一思想的指引下,我们首先做摄影测量,然后做遥感,后来做空间信息系统,之后是3S集成,现在又要做计算机网格集成。这个教诲也体现在刚才刘先林院士讲的报告中,他的成果中间就充分体现了学科交叉的特点。王老先生还说过一句话,回答交叉学科属于谁的问题。他说,多学科交叉首先是属于大家的,但最终属于谁呢?谁积极走进去做出成果就是谁的!这句话非常重要。好多人想,这个交叉不是我的,是给人家的。王老先生说:不是,不对,交叉学科首先是属于大家的,大家都可以进入,但是,多学科交叉,谁最积极,谁最努力,谁做出最好的成果,那就最终属于谁。所以,我们现在老在讲,测绘、摄影测量、遥感要做大。我们整个学科叫地球空间信息学科,我们致力于地球空间信息 for all,for every body,要为每个市民服务,要为每个人服务。这是我们的一个基本想法。

最后一点,我认为刘先林院士当了院士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要在新的起点上再往前奔跑。当然要带着一批年轻人,把希望寄托在年轻人身上。当了院士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我想用这么一段话来勉励刘院士,也勉励我自己,也勉励我们大家。

我就做这么些补充,谢谢大家!

(邓少平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版权所有: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   
联系地址: 中国·武汉市珞喻路129号   邮编: 430079   E-mail:liesmars@whu.edu.cn
Tel/Fax:027-68778969(办公室) 027-68778229(国际交流办公室)027-68778525(研究生管理办公室)